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辽宁劫持运钞车劫匪劫车后写下还钱“明细”曝光_www.pzq5.com / 内容

辽宁劫持运钞车劫匪劫车后写下还钱“明细”曝光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12 18:16|来源:www.pzq5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辽宁劫持运钞车劫匪劫车后写下还钱“明细”曝光

(原标题:辽宁持枪劫持运钞车案追踪:李绪义劫车后亲笔写下“还钱”明细曝光)

李绪义落网的房子。

“还钱”明细。

母亲留言劝其自首。

李绪义妻子和孩子。

大脑袋,59000,电话:1394178XXXX;某刚,20000,电话:1346475XXXX;某军,30000,电话:1584171XXXX……

在李绪义落网的房子客厅里,有一个纸团,打开,纸张正反两面,写着29个人名,并分别附有一串数字和联系方式。

9月10日,经李绪义大伯李继敏证实,纸上笔迹确系李绪义手写。“这是一份还债清单。上面的人,全是他家债主,他全记下来了!”李继敏说。

李绪义铤而走险动机何在?当天中午,李绪义母亲王艳、妻子孙萍(化名)现身。王艳表示,儿子铤而走险,完全是因家里多年生意之后,落下巨额“三角债”所致。

李绪义,这人不错,讲情义,孝顺,他怎么会去劫持运钞车呢?辽宁大石桥市运钞车司机持枪抢劫运钞车案惊全国,随着警方公布李绪义犯案后还钱视频,此案唯一嫌犯李绪义,再次成为大石桥市街头巷尾谈资之一。

把儿子喊过来,耳语几句。12岁儿子双膝跪下,朝客厅里所有磕着头。孙萍望着,泪流满面……

李绪义持枪劫持运钞车,在触碰法律底线的同时,也给这个原本负债累累的家,蒙上又一层阴影。

李绪义落网地点,是一处临街商住两用民居楼。他所居住房子,在5楼。“这套二居室,是他老婆二姨借给他们一家三口居住。他家欠债后,李绪义就把自己房子卖了,拿去还债了。”李继敏说。

门上,警方张贴的封条还未完全撕掉。“案情基本搞清楚了,嫂子也需要一些日常生活用品,经警方同意,我们这才回来的。”李绪义的弟弟说。

进入房子内,里面十分凌乱。客厅右侧的居室里,床板已被掀开,地上满是凌乱的脚印。据孙萍此前透露,李绪义就是在这间屋子的床下,被警方抓获的。“这又过去几天了,他到底在哪儿被抓的,我也说不清了……”孙萍情绪非常不稳定,说不上一两句话,便嚎啕大哭。

在客厅地上,封面新闻记者发现一个写满字的纸团。打开一看,上面不仅写有人名,还有金额,其中部分人名还写有联系方式。

“这是一份还债清单,因为这些人,都是他家债主。”李继敏证实说。

这份还债清单上,共记录着29位还钱对象。除三笔需“问妈”的对象没写清金额,另外26位对象作了详细记录,其中金额最高为45万元,最少为600元,总金额为2050600元。这与王艳称她家外债两百多万元基本吻合。

记者留意到,这份名单中,有4笔金额被人用横线划掉。封面新闻依据相应联系方式,与其中两位取得联系。这两人证实说,他们确系李绪义的债主。“9月7日下午1点38分左右,我正在河畔洗浴中心洗澡,就接到了李绪义的电话,说钱取出来了,现在拿来还给我。”这位名叫“大脑袋”的债主说,不一会,李绪义就来到了河畔洗浴中心,在大厅里,将一叠钱交给了他。然后,什么也没多说,就走了。“后来,我才知道这笔钱是李绪义劫运钞车而来的。于是,赶紧把钱交到了公安局。”

据封面新闻记者现场走访,河畔洗浴距离颐和村小区,距离只有1.2公里。

另外一位赵姓债主,是在9月7日下午1点39分接到的李绪义还钱电话。此时,赵先生在距离大石桥市区约15公里外的溥洛铺镇。之后,在该镇一超市门口,李绪义将借的钱如数交给了赵先生,便离开返回了大石桥市。另外两笔,金额分别为30万元和4.5万元。记者尝试多次拨打30万债主的手机号,不过,对方均未接听。

据警方公布视频显示,李绪义劫车之后,曾将一笔钱搁在弟弟门店,然后让这位债主来取。据多方信源证实,这笔钱的具体金额为30万元。“这笔钱是借的高利贷。每月利息要两万元。对方催得紧,利息也高,如果9月初不还,利息就变成每月三万了。所以,李绪义劫钱之后,第一个还的就是这笔钱。”王艳说。

债从何来?王艳告诉记者,家里债务系他家在外承包工程被发包方拖欠工程款所致。

王艳称,截至目前,拖欠她家工程款主要有两个项目,一个是辽宁大石桥市虎庄安置房工程,一个是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棚户区改造项目。

9月10日,虎庄镇安置房城建商老板现身李绪义家。这位要求匿名的老板证实,虎庄安置房目前还拖欠李绪义家19万元工程款。“这钱怎么欠下来的?原因是我也遭遇了政府招商银引资的骗局。”

虎庄安置房工程曾遭遇招商引资骗局一事,辽宁大石桥市政府未予以回应。不过,据这位老板出具资料显示,设骗局者是一位名叫徐敬东的男子,自2014年7月起,已被辽宁大连沙河区警方列为追逃人员。

具体案情为:2011年5月6日,徐敬东化名陈柄先,自称是中国东亚投资有限公司财务总监,利用虚假的《关于同意东亚头衔有限公司组建大石桥项目筹建指挥部的函》的文件,承诺可以给徐永胜公司(大石桥新农村改造项目,虎庄项目和金桥项目)20栋楼房的建设工程为借款的福建条件,与徐永胜公司签订一份《借款协议书》,骗取受害人徐永胜人民币381万元。

关于黑龙江鹤北林业局拖欠李绪义母亲王艳工程款,王艳出具了工程建设合同书。据这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显示,签署时间2012年11月15日,发包人为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,承包人为黑龙江省润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,所建工程为棚户区改造鹤北市林业局天水湖小区A4标段工程。该工程总造价1242万余元。

“这个工程,我是通过黑龙江润森建设工程公司承建的。”王艳说,从工程开建,她就垫资,在工程量做到600多万元时,发包人没有支付工程款,她也没钱继续垫资,被迫停工。后来,合同中断。而鹤北林业局却不愿一次性支付其垫资工程款。“垫资的钱,全部是我借来的。我家欠的债就是这样欠下来的。”李绪义和父母曾多次前往鹤北讨债。“截止目前,鹤北林业局还拖欠我们300多万元。”王艳说。

“9月7日下午,我和老伴正在鹤北林业局讨债。”王艳说,当接到大儿子劫持运钞车的消息,她脑子一下就懵了。于是,赶紧买火车票,往家赶。在火车站,她打不通儿子的手机,于是就通过微信给儿子留言,劝儿子赶紧去自首。“可是,他一直没回我……”王艳哽咽。

9月10日一早,也就是儿子犯案后第三天,李绪义的父亲再次踏上前往鹤北的火车,继续讨债。

李绪义落网地,是在老婆二姨家的房子里,距大石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只有150米左右。这是一栋临街商住楼。二姨家房子在5楼,李绪义把自家房子卖了还债后,他们一家三口便寄居在这里。

9月10日,随着李绪义案情基本清晰,原本被警方贴封的房子解冻。中午12点左右,李绪义妻子孙萍(化名)带着儿子,在母亲和弟弟的陪伴下,回到这里取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。

孙萍面色苍白,头发凌乱,身体显得非常虚弱。

提起丈夫,孙萍说不上三句话,便嚎啕大哭起来。孙萍断断续续地说,丈夫案发前,根本没有流露任何迹象。当闻听丈夫劫持了运钞车,她开始四处疯找。“我要劝他去自首……”后来,她发现丈夫在寄居的家里后,便到150米外的刑警大队,带着警察来到家里。随后,警察就把李绪义带走了。“抓他时,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。”

丈夫为啥会铤而走险劫持运钞车?孙萍至今也没有想明白。

截止目前,当地警方暂未公布具体案情。作为朋友眼中重情义、父母面前孝顺儿、邻居评价很不错的李绪义,缘何要铤而走险劫持运钞车,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给出回答……

随着李绪义劫持运钞车案案情的不断披露,其所在行业工资低问题随之暴露。

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石桥籍押运员介绍,按照不同银行,公司将押运员分为了多个中队。每个中队人数不尽相同。银行网点多,队员就多。他和李绪义,同在农业银行中队。平时,还一起出过勤。李绪义给他的印象,是人挺好的。一起出勤,也是有说有笑的。平日里,李绪义也喝酒抽烟。喝啤酒,抽烟就抽十多元钱一包的本地烟。

“这一趟,包括李绪义在内,应该是五个人。司机李绪义,还有两个押运员,两个这款员(注:拿钱的)。”这位押运员说,这一次李绪义铤而走险,完全是因为债务问题逼的。因为此前,他听李绪义聊起过去政府要钱的事。不过,每次去要钱,都是挺难的。

“我们这行风险高,工资低。所以很多人干得不带劲。”这位押运员说,按月计算,他们普通员工工资2000元,副车长2050元,扣掉五险一金,到手就1700多元。平时,没有节假日,只有倒班,就是满员情况下,一个月能休息3天。每天一般早上六点多钟到单位,下班也基本是晚6点了!“不过,工资低仅限于大石桥,营口,鲅鱼圈,他们工资都比我们高好几百。公司说,这是地区差。可大石桥距离营口只有20公里。”

这位押运员与李绪义是微信好友。他告诉封面新闻,李绪义最后一次分享微信朋友圈,是在8月18日。内容是晒自己钓鱼。而其余内容,要么是钓鱼,要么就是与战友一起喝酒快乐照片。“案发前,他一丝迹象也没有流露。”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